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思想道德 >> 稿件
“美丽上海追梦人”上海市重大先进典型专题(第四季)
2018年09月07日15:34
 作者:何向莲

    “上海工匠”魏顶峰——养护每株植物都像养护孩子

    魏顶峰,上海辰山植物园高级技师、温室中心副主任,2015年8月创建 “魏顶峰技师工作室”,2016年8月入 选“上海工匠”。曾获上海绿化林业行业职工植物识别技能竞赛总冠军、上海绿化林业行业青年岗位能手等荣 誉称号。

    刚忙完春季的播种、扦插、分株、 换盆,夏天就来了! 魏顶峰又赶忙给温室打遮阴、开窗通风、用水帘墙 降温、精细浇水。每日如是,持续至10月。天气转凉时,他还要给植物二次换盆。冬季稍清闲,控制好温度,区别 浇灌休眠型和生长型植物,必要地修剪和养护即可。温室没有季节性,一年到头都有活干。魏顶峰平时管理着 一万多平方米的三个大型观赏温室和近万平方米的栽培温室、培育园区,养护6000多种共三万余株来自全 球各地的珍稀植物。说起植物,他如数家珍,像吟诵心仪的诗文:“养植物就像带孩子,活又细又杂。植物生长 总能给人惊喜,只要用心就会有收 获。”

    1999年来沪工作至今,魏顶峰先后在上海植物园和辰山植物园做“园丁”,凭着对植物的喜爱,脚踏实地、 探索总结,不仅大幅提升珍稀植物引种“落沪”后的成活率、科研价值和观赏性,还栽培选育12个多肉植物新品 种,杂交育种50余种多肉品种。新品种选育长则需要五六年,短则两三 年,而他近20年如一日,细致耐心,默 默耕耘。

    “新盆先放三分之一特制颗粒 土,植株放好扶正,土填至接近盆沿时,轻微提提苗、颠颠盆,让土充进根 系空隙;土满八分盆,不要溢。”魏顶峰戴着手套,认真为一大株多肉分株、换盆,“装新盆前,要把老须根、烂 根、枯根拉掉;如果用手术刀,要用打火机烧烫消毒;有切口的,需涂抹多 菌灵等消毒杀菌。”他全神贯注,像在 做一台复杂的手术,“分株时一定要 当心生长点和关节点,如果砍破那多肉就碎了。”

    温室有几十棵百岁级珍贵植物,年龄大、品种好,需要特别关照。魏顶峰每天盯着观察记录生长情况,仔细研究叶片靠近茎部的生长点,根据状态和颜色判断生长质量,并适时调整环境、水分和养护方法等。有时,为“治愈”植物的小毛病,他还真要动一些小手术,刀切、杀菌、绑扎,俨然一位植物医生。每天一进园, 魏顶峰便直奔温室,把植物查看一 遍,有时周末节假日也会跑去看看才放心。“一般早上7点15分到,先看植 物长势。”他把变化记录在本子上,自己盯守或安排专人养护。“天天观察, 变化都看在眼里,有问题及时察觉、 调整处理,从没遇到过集中性或不可 控的病虫害等状况。”

    辰山植物园是植物资源收集、引种、保育的重要基地。每年,园方都会 有针对性地引进国内外大量“新、奇、特”植物,作景观展示、科研培育和科 普教育等。这也给后期管养带来极大 挑战。国外的植物从下订单到过关、 检验检疫后运到园里,一般要3个月到半年时间。植物闷在集装箱里,烂掉、死掉都很常见,一入园要第一时 间“抢救”,提高成活率。魏顶峰说:“植物经历了原生环境、集装箱环境和新环境,一定要把控好温度、湿度、 通风、遮阴和养护方法,帮它们慢慢适应。而且,为防腐烂,也怕带土带菌,引进植物一般都是裸根,主根最 长也就三四十厘米,种植起来要特别当心。”

    “医德标兵”吴昕——与死神抢时间就要“快准狠” 

    吴昕,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随车急救医生、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“医 德标兵”。一年365天,177天坚守在 院前急救第一线,近50天忙碌于院前急救知识普及志愿服务。多年荣居“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年度心肺成功 率最高的医生”。

    20时35分,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,铃声骤然响起。“远景路69号敬老院。”吴昕挂了电话,抓起 15千克重的急救箱,径直跳上救护车。已坐在驾驶室的司机沈骏一脚踩下油门。

    20时42分,吴昕奔入敬老院。96岁江阿婆生命垂危,心脏骤停、呼吸停止、口吐白沫。5秒插管、注射肾上 腺素、胸外按压……但,心电图上依然是直线。

    20时49分,心肺复苏已进行三分钟,心电图上波动依然不稳定。吴昕脸上开始渗出汗珠。

    20时55分,“心跳恢复了!”伴随着这句话,江阿婆被吴昕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他长舒了一口气,甚至没 来得及擦一下脸上的汗水,立刻和急救员、司机一起把患者搬上担架,飞速赶往抢救室。

    21时,救护车驶入普陀区人民医院。吴昕这时才有机会歇一口气。

    吴昕是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随车急救医生,是与死神抢时间的人。 这是他今年第六例成功完成的心肺 复苏。有时候决定生死的,就是心脏停跳后的那几分钟,因而急救中心随车急救医生被称为“能使病人起死回生的人”。

    心肺复苏有“黄金四分钟”的说法。心脏骤停后四分钟,是救治的最佳时间,一分钟之内实施心肺复苏 术,成功率在90%以上;四分钟内,成功率仅为20%左右,而且很可能已经“脑死亡”。15年来,吴昕成功完成了 院前心肺复苏100余例,多年来都是 “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年度心肺成功率最高的医生”。吴昕的秘诀是“快、 准、狠”。“快”就是要快速理清病情,迅速做出处置;“准”就是要对症下药,操作准确;“狠”就是要竭尽所能, 决不放弃。

    21时33分,“止园路400弄,急腹痛。”话音刚落,对讲机里传来了下一个地址,刚刚收拾完救护车的吴昕和 同伴们,在黑夜里飞驰向下一个目的 地。

    平均每12小时的工作时间内, 吴昕就需要救治10位患者。除去抢救、交接和路上中转,他留给自己的 时间不足以好好吃一口饭。工作15 年,吴昕送过孕妇,救过孩子,也曾奋不顾身钻车底、爬脚手架、冲火场,只 为能第一时间抢救患者。

    共和新路发生过一场车祸,五六十岁的老伯被汽车撞倒。吴昕将他送往医院的时候,老伯因为脑外伤昏 迷。吴昕不忍留他孤零零一个人躺在急诊病床上,于是多等了20分钟,直 到老伯的儿女们出现,交代了情况, 才离开。因为这20分钟,他得到了工作15年来第一面写着自己名字的锦 旗。

    很多人的生命因为吴昕和他的同事们而获救,但是,在第十人民医院的急救室里,锦旗只寥寥挂着四 面。当他们把患者交给医生后,总是悄然离开。吴昕说:“很多患者不了解我们。但是,只要他们带着生的希望, 安全抵达医院,又健康出院,我就开心了。”医务圈里流传着一条隐形的“拒绝链”——“如果非做医生的话, 最好不要做急诊医生;宁可做急诊医生,也不要做急救医生。”和吴昕同批进急救中心的医生,如今只剩下了他 一个人在坚守。

    所以,吴昕常常被问一个问题, 是什么让你在急救医生岗位上坚持了那么久?而吴昕的回答总是相同 的,“唯爱与生命不可辜负。”

    “杨浦好儿女”刘绍旭——守护滨江记忆致力还江于民

    刘绍旭,硕士、高级工程师,上海杨树浦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,杨浦滨江公共空间项目部经理,目前主要负 责滨江南段贯通工程、232街坊、152 街坊以及申阳滨江办公楼项目。“保 护性改造”的思路让开发建设团队创 意十足。

    刘绍旭养了一只乌龟,两年多前在杨浦滨江捡的。那天,乌龟在马路上闲逛,差点被刘绍旭的车子压到。 滨江的生态也是奇了,偶遇乌龟据说 是常有的事,有人在江岸捡到过脸盆大的龟壳,有人遇到过体格硕大的野 生牛蛙。去年梅雨季节,好多大闸蟹 拼命从水里往岸上赶,有的一路爬上了漂浮在水上的栈桥。

    刘绍旭说起这些故事真是津津有味。皮肤黝黑、牙齿雪白的他,一看就是常年在工地晒的。他家在山东, 1998年到同济大学读书,2002年毕业后进入原杨浦区房屋建设开发公司,参与过很多建设工程,包括商品 房、办公楼、花园别墅等项目——— 但从没接触过水上工程。杨浦滨江贯通工程是他参与过的最特别的建设项目,几年来,他一天天看着原先割裂的滨江岸线逐渐连通,去年完成了杨浦大桥以西2.8公里的贯通,今年的任务目标是大桥东侧的2.7公里。

    杨浦区拥有浦西中心城区最长的滨江岸线,全程15.5公里,分南、 中、北三段式开发。先期开发的南段 滨江西起秦皇岛路,东至定海路,全长约5.5公里。这里的岸线自百年前工业起步之时就被用作生产性岸线, 密布的厂房形成一个个断点,整条岸线从来不是一气呵成的“线”。此次岸线贯通,杨浦南段滨江控详规划把设计要求提炼为“历史感、智慧型、生态性、生活化”几点。刘绍旭工作的每一环,都是为了将“还江于民”理念执行 到位。在空间上,讲究亲水,追求岸线 对公众的开放;在气质上,保留杨浦工业的集体记忆;在生态上,有限介 入、低冲击开发,不破坏既有系统———这个工程对“保护”的要求 是高于“新建”的。

    刚开始“上水”时,刘绍旭觉得脚在发软,大太阳天的江面反光一度刺伤眼睛,疼了一个礼拜后他开始戴墨 镜上工。临水工程不比陆地,江边斜 坡式的防汛墙,使得亲水平台打桩困难重重,“桩基二三十米,从上往下全 是障碍物,主要是石头,还有各种水 下遗留物,像沉船碎片、钢丝绳、船锚 等。”

    位于杨树浦路468号的上海船厂浦西厂区,曾是英国在远东地区设立的最大修船厂,有超过140年历史,因滨江开发而搬迁,留下两座空船坞和旧设备,比如登船梯、系缆桩。改建时,施工队发现了早已弃用的百年老船排。刘绍旭当即要求停工保护,联系文物部门,鉴定船排历史价值。“结论是,它不属于文物,但有保存价值。”他又与设计方商讨,把船排作为公共空间展品,外罩透明玻璃罩,供往来行人观赏,“为提升观赏效 果,后来我们又作了技术改造,安装空调、加大排风。”

    人工景观如此,自然景观更不用说。杨浦滨江的整个设计、施工过程,都把“原生态保护”放在第一位。比如 那个体量很小的“雨水花园”,并不是后天建造的,而是对地面原有的一处 凹洼水坑稍作整理,就地改造成小花 园。刘绍旭介绍:“地貌改造过程中,能保留的大树我们尽力原地保留,实 在影响贯通的就移植到绿地内。”

    守护滨江记忆的团队本身就具有创新精神。刘绍旭和同事在工程中尝试了很多新的管理模式和技术,比 如采用BIM (建筑信息化管理) 等手段,尝试新产品、新工艺、新设备、新材料;探索优化管理架构和团队管理 模式,等等。他对这一项目心存敬畏:“滨江水岸是个特殊的地标,做项目的人要对得起历史,经得起历史检 验。” 

    “全国劳模”吴娜——细心铁面安检暖心周到服务

    吴娜,党的十九大代表,上海机场(集团)有限公司虹桥国际机场公司安检护卫保障部旅检一科三分队 分队长。曾获上海机场集团十佳服务明星、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。

    身姿挺拔飒爽、神情专注沉静、 笑容甜美真诚,这是吴娜留给很多旅客的第一印象。工作11年,她“铁面” 安检,“暖心”服务,严把城市“空中大门”安全关,又时时处处为旅客着想,周到服务,成为虹桥机场的一面“旗帜”。吴娜做安检,有种令人难以拒绝的“仪式感”———动作规范到位,“有板有眼”,处处体现用心细致。她检查证件,“一看一摸”半秒便能查验证件真伪,核对信息快速高效;盖好章,她贴心地折叠起登机牌,以免印章油墨弄脏旅客手和衣物;她特别留意身份证中间数字,如果遇上旅客生日,及时送上生日祝福和班组自制贺卡……

    最考验体力的是人身检查环节。 一个安检员每天平均要重复2000多套弯腰、蹲下、站起的动作,检查旅客 千余人次。检查前,吴娜都会提示旅客,让大家愿意积极配合。这是她从工作第一天起就坚持的“有声”服务 法:多说一句,多份提醒,多些沟通。她的工作牌背面夹着一张卡片,上面是各驻场航空公司和机场各部门的 电话,便于随时为旅客排忧解难。“我从小有个航空梦,2007年毕业做了安检员很开心。”凭着一股韧劲,吴娜 入职不到两年便掌握了证件检查、行李前传预检、人身检查等安检环节技能,并考取资质证书。安检员上班时间比赶早班机旅客要早,下班比末班机晚。即使如此,吴娜还是利用休息时间自学英语、日语和心理学等,梳理总结各国风俗、禁忌,不断提高沟通和服务旅客的能力。

    前不久,虹桥机场获得国际航空运输协会(IATA)的“白金机场”认证,这是国际航空业界对“便捷旅行”的 最高级别认证。“工作环境自动化水平越来越高,航空出行人员越来越多,各方面要求也越来越高,我们的 技能和工作方法也要谋变,变得更 好。”吴娜表示。

    细心的旅客会发现,虹桥机场安检通道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化:原来容易拥堵的安检前传滚床从原来的2.5 米加长至6米,便于旅客安放物品;置物筐前移到安检通道前端,便于旅客提早领取,而且容量也变大了;安检 机过后的后端开箱整理台也从1.5米 延长至3.5米,开包检查和旅客收拾行李都有足够空间。这样一来,旅客 过检的效率至少提高了20%。现在, 虹桥2号航站楼的47条安检通道中已 有16条试点加长,今年底将全部开通 长通道。此外,安检处添置的精细分类多功能弃物箱、待检大厅和安检通 道新树立的安检宣传栏等,都是吴娜 和同事细心观察、倾听旅客呼声、讨论研究出的“金点子”。

    “吴娜不仅把本职工作做到极致,还带领小组和同事一起改善工作流程、提高服务质量。”安检护卫保障 部旅检一科负责人介绍,2013年5月,以吴娜名字命名的“吴娜‘安捷组’劳模创新工作室”揭牌;去年,虹 桥机场T2的9号安检通道被命名为“吴娜通道”。

    上海正在全力打响“四大品牌”,今年还要全力保障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行。上海机场集团已推出 “旅客体验提升计划”,虹桥机场也制定了相应的服务提升计划。吴娜正和同事们一起努力,彰显“上海服务”美誉度。“进口博览会将在国家会展中心举行,离虹桥机场很近。作为航运服务窗口单位,每个机场人都责无旁贷。我们一定要以更规范的服务、更优流程、更美环境,为旅客营造顺畅舒适的出行体验。”吴娜说。

    “十佳乡贤”赵宪珍——从野卖菜姑娘冶到党建带头人

    赵宪珍,嘉定区南翔镇流动党员学堂党总支书记,也是一名创业者。先后获全国先进个体工商户、全国孝 亲敬老之星、上海市三八红旗手、嘉定区优秀共产党员、嘉定区十佳乡贤、“育林工程”首批导师等荣誉。

    从一个平平凡凡的农村卖菜姑娘,到成功的个体工商户,再到“两新”组织党建带头人,赵宪珍实践着 她的“追梦”人生。每一步,都走得扎扎实实。

    说起来,赵宪珍也算出身干部家庭,但因家庭比较困难,家住江桥的她中学时就开始帮母亲卖菜。上世纪 90年代初,赵宪珍进了当地的服装厂做工人。望着窗外江桥镇越来越繁荣的景象,她暗忖:“我不能一直在这里 做衣服,也要创业。”1994年,她到南翔镇上开了家熟食店,开始了自己 “个体户”的生涯。

    1996年底,就在熟食店生意慢慢兴隆起来时,遇上了集市拆迁,几年辛苦积累的钱只够她在镇上一条 比较偏僻的小路上开一家小饭店。她又拿出了当年卖菜时的认真劲:“就不信好好做会没有回头客。”很快小店就做出了名气。2004年,全国选送优秀个体劳动者到中央党校培训,区工商局推选赵宪珍去北京,在所有96个学员中,她是学历最低、生意最小的一名“个体户”。

    1998年12月底,南翔镇党委成立了镇“流动党员学堂”,为区域内的流动党员建立了组织意义上的“新 家”,开启了沪上属地化管理流动党员的新模式。

    很巧,“流动党员学堂”最初就设在离赵宪珍饭店不远的一家成人学校里。她本想去“看个热闹”,见党员 们在上课,就问“我能不能也来听听”,人家告诉她“那你得先入党”。于是,她回去就写了入党申请书,2001 年入党,成了“流动党员学堂”的骨干积极分子。2009年4月,赵宪珍被推选为南翔镇个体协会党支部书记,开始与个体户连接心灵,抓党建工作。

    当年申请入党时,赵宪珍就思忖着要“干点好事”,每逢端午节和重阳节,她专程去福利院看望孤寡老人, 送上自己亲手包的粽子和重阳糕;每到春节,还把老人们接到自己的饭店吃年夜饭。这个“善缘”一结就是19 年。“流动党员学堂”党员们自发与47名贫困学子结对,还帮助了26户特困家庭。党总支还充分挖掘党员中的各 类能工巧匠,成立了党员便民利民服务队,定期组织开展志愿者活动服务社区和群众。

    2015年,镇党委决定将“流动党员学堂”党总支书记的“接力棒”交到赵宪珍手上。成立已20年的“流动党 员学堂”党总支共有九个党支部,覆盖了经济城、工业园区、个体协会、民工子弟学校等非公党组织领域。260名支部成员中,既有菜场小贩,又有家庭主妇,还有博士研究生。看似没有交集的一群人犹如260只“风筝”,散布在不同角落。为了牵住“风筝” 线,赵宪珍积极探索非公党建工作思路,首先从骨干抓起,聚集了一批有威信、有能力的老党员,再去吸纳一批有朝气、有责任心的年轻党员,不断把流动党员找回来、聚起来。

    流动党员占用工作时间参加学习教育活动不容易,她就一次次走访企业,争取企业主的理解支持,为党员参加活动开“绿灯”;流动党员聚在一起搞活动不方便,她就分类别、分阶段,开展趣味运动会、戏曲沙龙、创业交流分享会等活动,搭建相互沟通交流的平台。赵宪珍全身心扑在学堂里,每周一至五,工作时间坐镇学堂,下班后才匆匆赶回饭店当她的经理。党务工作这个“副业”成了“主业”,而经营饭店这个原本的“主业”,则退居为了“副业”。

[关闭窗口]